断水抽刀李小久

【魔道】(薛晓)浮生谁能一笑过 明灭楼台上灯火

        这世间也是怨念重叠,孽缘作祟。没成想这害了自己的人,却还为他埋头照料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要好生歇息,你伤的很重。”晓星尘一边煎药一边对薛洋说。他那双瞎眼睛,干起活来倒是真利落。
薛洋应下了。他清楚自己如今的情形,君子报仇十年不晚。
        “嘶……”刚喝下一口药汤,薛洋便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——好苦。
        晓星尘眼瞎耳朵不知有多灵,立马接过碗询问:“怎么了?是烫嘛,还是苦?”
        薛洋年纪虽小,可堂堂七尺男儿让人知道怕苦,不知有多么丢脸,便顺应着答道:“有几分烫嘴。”
        晓星尘信以为真,坐到稻草边,真就舀起药,轻轻吹几口再送到薛洋嘴边:“来,尝尝还烫不烫。”
薛洋后来一度以为自己被上了身,当时盯着晓星尘的脸就把药喝了下去。
        一人喂一人喝,直到一碗药喝完,薛洋才发觉,这是他第一次喝药不觉得苦。
        ……修养百天,薛洋好了个彻底,人一闲下来就闷得慌,一身的劲没地使心里很是难受,今天阿菁不在,又无人与他斗嘴,闲来无事,环顾四周,道长坐在窗边,不像是在打坐,反而……像是在想些什么。莫不是以前的事,亦或是宋岚?一想到这里,薛洋心里有些不快。
        “道长,今日是元旦,可否同我去城里看灯。”薛洋拄着脑袋,挂着浅笑,若不是名声不好世人皆骂,肯定要人夸赞好一意气风发少年郎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想去?”晓星尘回过神来,除去原先脸上淡淡的忧伤。其俊郎模样让薛洋暗骂“招蜂引蝶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是啊!就是不知……道长赏不赏这个脸?”薛洋不知怎的,突然就想看晓星尘那张不识尘间烟火的脸上出现窘迫,定是好看。于是声音越来越低,还带着些许撒娇的意味。
        “那……那快动身吧……”果真,晓星尘脸上浮现份红晕,可爱得紧,看得薛洋甚是欢喜。
……
         元旦灯会,街上的人比平时多了许多,晓星尘摸索着抓住薛洋的手,惊着了他。不一会儿恢复平静,好在抓的是右手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莫要与我走散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嘁”薛洋露出明晃晃的虎牙,一把反握住晓星尘的手腕,“那你可是要拉好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有点乱,重新排一下。好像改了一点,哎自己都忘了。

【全职】【苏沐秋】1021沐秋生日快乐

        他是苏沐秋,一个集乐观,含蓄,温暖于一身的男孩。从一开始就是最好的男孩。
        一个人带着妹妹,学会了洗衣做饭,学会了成长,学会了从路边捡一个“叶修”,学会了荣耀。
        苏沐秋做过一个梦,梦里面有沐橙,有叶修,有许多朋友。那是一个从小幸福到大的梦。这个梦,在荣耀里实现了。
        他和叶修一路摇摇晃晃,跟着荣耀一起长大。曾经那两个稚气的男孩,变成了刚毅温暖的少年。每一次听着键盘鼠标噼里啪啦的混响,每一次在厨房翻炒着菜品,每一次看着叶修和妹妹的笑容。苏沐秋总是满足又快乐。上天这么公平,甚至有些对他偏心,把最好的两个人送来他身边。其实他不知道,自己早就成为妹妹眼里最好的哥哥,叶修眼里最好的兄弟,众人眼里最好的“秋木苏”。
        他不知道,十年后还有人会把他遗忘,也有人会把他记得清清楚楚。
        在兴欣的训练室里,魏琛说“他是真正的神枪。”是真的。那个竭尽全力制作千机伞的男孩,那个失败了又重头再来的少年,那个打着伞微微露出笑容的男人。
        他总是说人生路长得很,可他自己却走得很短。在生命中的最后一刻,他想着的是沐橙,是叶修,是他们的荣耀。他从来不会去想着绝望。
        “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苏沐秋。你自己都说了。你还会重头再来。每个人都在等你。等着那个张扬轻狂扫荡荣耀的秋木苏。等着那个温和善良的苏沐秋。
        “沐秋生日快乐。我很后悔,我不该祝你一直十八岁,所以请长大吧。今年的你怎么还是十八岁啊。别留在这了,哥想你了。你不是说要刷新我的记录吗?回来吧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叶修
         “哥哥,生日快乐。回来吧。我们之间一直都有你的位置,不管‘我们’一共有几个人,是两个,十个,还是二十个,这里依旧还有你的位置,我们从没遗忘你,哥哥,沐橙想你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苏沐橙

        沐秋。伞哥。你永远是最好的你,最好的荣耀。生日快乐。希望你能回来。

童年 花儿爷生日快乐

某人欠三篇。不知道这一篇算不算还的?

十年侯一人:


他说过愿意用一切换一个什么事都可以找大人解决的童年
半架空


解雨臣从没想过,他可以 回到他当上解当家之前。


原本他是和吴邪下斗,进主墓室时眼前突然闪过一阵白光,刺得他睁不开眼,等白光过去,他眼前是小时候 唯一一次被堵墙角还没打过的场景,如果没记错,旁边还有个带着墨镜笑的欠打的齐黑瞎子。解雨臣转头看了看,冲他挥挥手,心说先解决眼前的问题吧。幼年的身体素质还好,只是不如巅峰时期的好用,但这对他把堵他的几个人揍个半死没什么影响。。解决完了别人,解雨臣思考了一下自己的问题。旁边墙头上的黑瞎子也陷入沉思,眼前这个人,气场一瞬间变得强大,好像长大了十几岁一般。


解雨臣的思考很快有了结果 ,这个情景极有可能是墓门后有类似六角铜铃的东西,使他产生了幻觉,而这里的自己大概七岁。按照之前吴邪说的,只要战胜自己最害怕的东西,就有机会出去。那么,我最害怕的,是什么呢?正想着,不觉已走回了戏院,解雨臣抬头,一眼看见了旁边枝繁叶茂的海棠树,有些怪异的笑了笑,自嘲地摇摇头,研究起了树下的棋盘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小花?今天怎么回来的这样晚?”二爷的声音从里面传来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打了一架”解雨臣回答,眼睛依然没离开棋盘“佛爷来过?”
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来过,你又打架?”
    
      “他们招的我,陪他们玩玩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不得不说,童年的生活真的很美好,有事可以找大人,没事事不会来找他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直到某天,解九爷的一条短信让他慌了神“若今晚我未去找你,明日由你接任解当家”这条短信他记得十分清楚:解九爷死的那天晚上给他发的最后一条短信。当时天真的他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,但现在,他十分清楚。解家联和九门外的人反水了。而且地点还离他这里不远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解雨臣几乎想也不想地拿起旁边的铁棍,翻墙出去。他最怕的很可能就是这个。到他赶到那里的时候,解九爷背对着他站着,身上已有不少伤痕,两个忠心的伙计护着他,准备做最后的抵抗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没有人把注意力放在解雨臣身上。很好,解雨臣想。棍子点地,借力跃到空中,一棍子打散了阵型。对方人不多,身手却都很了得。这一棍子下去都也只是堪堪打到两个人。“小花?!”解九爷转过身,惊道,“你回去,这里太危险了!”好久没听到这样的话了。解雨臣一愣,快速反应过来。没有答话,只是一棍子扫过去,又是堪堪碰到。就算跟汪家人比,他们也还是太慢。同汪家人交手时,对方的速度可以快到让他碰都碰不到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棍子从中间拆开,一手一个当蝴蝶刀用,直冲面前的人横扫过去,快到让人看不清动作。再将两节连接,借力又是一跃,瞅准一个人的头猛敲下去。那人头上瞬间就被开了个瓢,脑浆溅了一地。九爷那边也有了动作。许是对方看解雨臣只是个孩子,没有重视,这才也给了他极大的便利。解决一个后,他加入了主战场。很好,成功带起节奏。解雨臣想着嘴角不自觉地扬起一抹冷笑。看着他又撂倒一个人,对方终于反应过来:这个孩子是最难缠的。但是已经晚了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“九爷。”解雨臣回头对九爷露出一个笑。疲倦习惯性地被藏起来。“我困了,可以先回去吗?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“嗯,回去吧。”九爷点点头,神色极为凝重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“是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解雨臣又轻声应了一句,这才转身往回走。不知道为什么,打完这一架,他感觉极累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回到戏院, 二月红果然在等他“出了什么事?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解家联合了九门外的人反水。”
    
      “那着实麻烦,快去休息吧,天晚了。”


       “是”


         这难道就是我最害怕的东西吗?解雨臣在睡着之前这样想着


         外面淅淅沥沥地下起雨。随着雨声的,还有一个翻窗进来的人,看解雨臣只是睡着,不多一会儿又翻了出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 天还没亮,解雨臣就醒过来了,还没回去?难道这个不是我最怕的?他起身,思考着当下的种种,难不成这次的铃铛功效不同?

        然而后来,解雨臣这个“最害怕的事”也没有出现。只是有一日二月红突然告诉他:“解九死了”后面好像还有什么,他都没听清,只觉意识逐渐消失。

       他再次醒来是在雨村的树下。回来了?我不是在墓里吗?解雨臣一愣,随即反应过来,都是梦啊。他抿嘴笑笑,拍了拍身上的土站起身,树后立刻跳出一只大型犬一样的吴邪:“小花,生日快乐!”;一只齐黑瞎子:“生日快乐,花儿!”;以及一只安静如那啥的张起灵:“生日快乐”


        其实,现在这样也不错
 
     “谢谢。”

更文?

为什么不更文?
原因很简单啊!
因为我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【全职高手】苏沐秋x叶修(心悦君兮君不知)下

           一连七天,叶修都没有回家里过夜,最多就只是那几件换洗的衣服。至于问他原因,他也是一直用“朋友有点事。”来搪塞。
         苏沐橙单纯,便不再去问叶修的事。可苏沐秋明白,叶修哪里有什么朋友是他不知道的?借口罢了。每每想到这里,委屈、难过、生气、无奈、恐惧……那么多情绪交织在一起,压得胸闷头晕,喉间酸涩。
        是不是如果自己不去阻止叶修抽烟,他就不会走?是不是叶修不在需要他了?是不是以后都不会参与到叶修的生活了?是不是……是不是叶修会离开这里。
        七天里,苏沐秋一天比一天焦躁,做饭放错了调料;打游戏用错了技能;忘记设闹钟叫妹妹上学……他像生了一场大病,郁郁寡欢的。等沐橙意识到了,也只是听话许多,自律许多。她知道沐秋是怎么了,笨蛋哥哥,喜欢叶修就去追啊。
  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   终于,第八天早上,叶修回来了。苏沐秋为了不错过叶修回家的时间,干脆把“床”搬到了沙发,一听门锁响,比避难还快的跳起来,抚平凌乱的头发说:“阿修?回来了!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嗯……我先去睡一觉。”叶修应了一声,把行李箱立在门前,独自打开房门去睡觉了。
         苏沐秋不去扰他,只是把他的行李箱打开,拿起一件件的衣服去洗。洗完吹干又一件件的熨平。“这家伙还真是没变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没变什么?”不知什么时候,叶修已经靠在洗手间门上,看着苏沐秋了。
         “还是喜欢买一样的衣服,喜欢抽烟。这抽烟对身体不好,还……”突然想起叶修上次的突然翻脸离开,苏沐秋连忙解释,“我不是要管你的意思,我只是不小心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没关系。”叶修摸摸鼻梁说,“上次是我把负面情绪带到你身上了,我也不是烦你,只是心直口快。其实说完我也挺后悔的,你要是不介意,就当没听见吧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苏沐秋愣住了,原来叶修没有……太好了。不过,这几天他是去干什么了?
          “叶修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嗯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这几天去干嘛了?”苏沐秋终是问出来了,虽然害怕叶修会介意,但是……他总该知道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哦,家里老爷子生病了。”叶修挑眉,缺斤少两的挑着说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然后呢?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然后……然后他其实根本没事。拿我弟弟的腿做威胁,给我……相亲。”最后两个字叶修嘟囔半天才说出来,毕竟实在丢人,正当风华正茂时就相亲,是有多担心自己未来孤独终老啊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相亲!”苏沐秋一下站起来,抓着叶修的肩膀喊出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啊……嗯。”叶修被吓了一跳,暖男人设去哪了?
          “那……那你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可别说了。我就因为这个破费了不少呢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买戒指?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屁。吃饭!为了不让人家跟老爷子告状,每顿饭都是我请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那你拿衣服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是老爷子逼我回家嘛。家里没我衣服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一番解释后,苏沐秋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         看他一副释然的模样,叶修不禁笑道:“怎么了?你特高兴啊?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废话,不然我怎么办!”苏沐秋没过脑子说出来了。突然意识到,再看叶修,整张脸粉嫩嫩的,红透了耳根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……我……我们……”叶修是真的害羞,支支吾吾说不出句完整话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倒是苏沐秋一不做二不休,把叶修摁在墙上,凑近嘴唇浅尝辄止,说:“嗯,我们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喜欢你那么久你都不知道吗?
          end.

【全职高手】苏沐秋x叶修(心悦君兮君不知)上

        山有木兮木有枝,心悦君兮君不知。
        微虐,后面绝对给糖给糖,别打我。

        今天,苏沐秋和叶修吵了一架,原因是叶修又偷偷抽烟了。以往苏沐秋都会把叶修的烟掐了,批评教育一次,可这次叶修不耐烦的听沐秋说完,又重新点了一支说:“你有完没完?烦死了!”
        “叶修!”苏沐秋也没想到,叶修会这么说。
        叶修皱眉,打开房门对苏沐秋说:“你成天啰啰嗦嗦的干嘛啊?以后你少管我!”语毕,门就“嘭”的一声关上了。就好像把他的心关上了,隔开了两人。
 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 晚饭时,苏沐橙看着一桌子的菜品,感叹道:“哥。今天怎么做了这么多好吃的?”
       “每天都有这么多好吃的啊!”沐秋摸摸妹妹的头,“去洗手,准备吃饭了。”
       然后他轻扣两下叶修的房门:“……阿修,出来吧,准备吃饭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两分钟后,叶修披着大衣走出来了:“你们吃吧,我出去一趟。”
        然后他略过苏沐秋,穿鞋离开。关门的那一刻,苏沐秋看见,叶修掏了掏上衣兜,拿出烟。
        “欸,阿修……”别总抽烟了。苏沐秋有好多想嘱咐叶修的,结果还没来的及说……叶修就走了。
 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  “哥,你不睡吗?”苏沐橙端着杯牛奶,打开自己的房门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等阿修回来,你先睡吧,很晚了。”苏沐秋朝沐橙笑了笑,指指钟表示意她已经很晚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哦,晚安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嗯。晚安。”
        看着时针分针追着秒针快速地旋转,苏沐秋的手不禁抓紧了沙发扶手。
        “喀。”是门锁的声音。阿修!
        叶修推开门,一眼看见了从沙发上站起来的苏沐秋。眼底划过一丝惊讶,但很快被疲倦掩埋。
        “阿修,很晚了,去睡吧。”苏沐秋扯开一抹笑容,对叶修说。
        “嗯……”叶修放下了对苏沐秋为什么不睡的好奇,一个人回了房间。
        这时苏沐秋感觉到一阵困倦,抬头看看钟表。三点整,明早沐橙还要上学,现在睡下怕是明天会起晚,通宵吧。
 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  “哥哥,哥哥。早饭好了吗?”苏沐橙趴在餐桌前,一脸笑容地喊。
        “好了好了,就等某个小馋猫吃呢!”苏沐秋端了盘早餐摆在沐橙面前。
        “咦?哥哥有黑眼圈哦,昨天没睡好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啊,做噩梦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笨蛋哥哥。叶修呢?怎么还没起来啊?叶修!叶修!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别闹,阿修昨天睡得晚,让他多睡一会儿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哦……那我上课去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去吧,拜拜。”
 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  早上十点,叶修从房间里出来。
        “哎?阿修醒了?我帮你把早餐热热吧。”苏沐秋听到声音连忙直起腰来,往厨房走。
       “不用了,我还有事先走了。”叶修没等沐秋说什么,关门离开。
       ……阿修,到底怎么了?
  

【全职高手】叶修X周泽楷(冰淇淋说爱)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前辈……”明星赛结束后一个星期,周泽楷终于抽出时间把叶修约出来。
         看周泽楷心事重重,叶修问道:“怎么了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你还会回来,对吗?”从上周杜明与叶修的比赛结束后,周泽楷心里一直有个“叶修会回来”的小火苗,越燃越烈。
        叶修并没有直接回答,他转头对周泽楷说:“你觉得呢?”
        “会。”
       “噗哈。跟我说话还这么简单啊?小周。”
       “我……我请客。冰淇淋。”
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 难得出来一次,叶修陪着周泽楷大街小巷的逛着,他知道周泽楷很难才能从各个通告中挤出来,便变着花样地带着他玩,也难得见他笑一次。
       “笑起来这么好看,为什么不常笑啊?”叶修盯着周泽楷的脸。人家妈妈的肚子是怎么长得啊。
       “我……我一直都有笑。尤其,尤其是跟前辈在一起的时候。”周泽楷指着前面冰淇淋广告的牌子,上面的人做了造型,显得比平时撩人(???)不少。但叶修知道,小周同学平时很容易害羞〃∀〃。
       不过今天的小周同学,说话还真是……叶修发觉周泽楷的勾人属性,忍不住轻咳一声:“走吧,去买冰淇淋。”
 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 看着周泽楷餍足地舔着冰淇淋,叶修不禁问道:“你不是总拍这个的新广告吗?吃不够啊?”
        “嗯。好吃。”周泽楷抬头,一脸认真地回答叶修,为了证明真的好吃,他把圆筒递到叶修嘴边,“尝尝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刚吃过。”叶修指了指桌子上的纸皮。
        “口味。不一样。”周泽楷没有把手伸回来,反而是凑得更近了,一点点果酱沾到叶修嘴边,叶修无奈,又尝了一口。
         看周泽楷像幼儿园小朋友似的,把自己的东西分享给别人很开心的模样,叶修心里暖融融的。好像自己养的小可爱终于长大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欸,小周。”叶修突然把脑袋凑过去,一脸笑意地看着他的眼睛问,“你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来着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什么话?”周泽楷,停下对冰淇淋的执着,问。
         脸上还粘着果酱呢,真是小孩啊。叶修想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就是……我吃定你了。”抬头,叶修在周泽楷嘴边一啄。嗯,口味确实不一样,果然很甜。
       

【魔道祖师】蓝忘机×魏无羡(云深不知处那点儿事)

1.蓝忘机每天都会往静室里屯酒,魏无羡早上中午自己喝,晚上一边灌蓝忘机一边喝,每次灌完后都会后悔,但第二天还会不长记性地给他灌酒。

2.不知道怎么回事,蓝忘机养的兔子见到魏无羡就特别喜欢四处乱跑,更巧的是,捉兔子时必定要碰见……蓝忘机洗澡。

3.蓝忘机声音很清冷,但是唱歌意外的好听。魏无羡觉得有些奇怪,终于有一天他让忘机给自己唱歌,发现蓝忘机只唱那一首。于是以卖身为代价听了别的曲子……不堪入耳。

4.魏无羡每天无肉不欢,作息杂乱无章,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胖不起来。一天,魏无羡躺着蓝忘机腿上看书,觉得没有意思便去抓他的腰。结果就发现——蓝忘机长肉了。蓝忘机对此也很疑惑,虽然跟魏无羡长时间在一起会有所影响,但为什么只有自己长胖了?后来他发现了,魏无羡每天活蹦乱跳,自己每天伏案执笔,运动量不一样啊……

5.温宁最近来云深不知处越发频繁,因为是带小辈们夜猎,所以蓝忘机没有说什么。直到他发现魏无羡也常常跟着他们一起出去玩,便不高兴了(吃温宁醋了)。为了发泄自己的小情绪,蓝忘机偷偷设了个阵,耽误了蓝家小辈们回来的时间,过了门禁。于是 一并罚了他们倒立抄书,至于温宁……罚他一个月只能来一次云深不知处。

6.一天四大家族设宴蓝氏,魏无羡早早地偷了几大坛天子笑藏起来,回去时半路碰到了江澄和金凌还有……仙子。因为金凌对他心怀愧疚与敬佩(?),再见面过于激动,飞快地朝魏无羡跑过去打招呼。仙子跟着小主人,摇着尾巴也朝魏无羡跑过来。这可把魏无羡吓懵了,转头就跑,也不管什么四大家族的人,当着蓝启仁的面抱住蓝忘机。后来所有人都知道了——魏无羡怕狗和蓝忘机喜欢男的。

7.魏无羡每天躺着树上吹笛子,晒太阳。有次蓝家新来了几个女门生,还不懂规矩,就四处闲逛。魏无羡一掏怀里,还有几盒上好的胭脂,便从树上跳下来跟她们打招呼。相谈甚欢。甚至当天晚上,蓝忘机发现有几个女门生给魏无羡写了情书。作为惩罚,魏无羡第二天没有下床……

【随笔】钟子期×俞伯牙(一人相思一人殇)

其实
“借问人间愁寂意,伯牙绝弦已无声。”
真正懂俞伯牙的人只有钟子期,但是伯牙看不懂钟子期。伯牙只知道,子期是他的知音,子期善于品鉴自己的琴音。可他不知道钟子期喜欢什么,也不知道钟子期想要什么……
子期死后,伯牙没有继续舞琴,世人皆传好一段深情厚谊。可是……俞伯牙终是负了钟子期。钟子期不希望他消隐,而是希望有更多的去欣赏他的才华。那把破了的琴寄托了钟子期的愿望,钟子期的乐趣,钟子期的回忆……
此曲终兮不复弹,三尺瑶琴为君死。俞伯牙直到最后的自信的认为他做到了最好,可他没想到,他的想法与钟子期完美错过。
到最后,受伤的不过是钟子期一人罢了。

【全职高手]伞修(就是想抱抱)

          一天,叶修和苏沐秋走在路上。
         叶修突然玩心大起,说:“沐秋,我有句话一直想跟你说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什么事?”
        “就是……我觉得你特别可爱!”酝酿了一下,叶修把送给沐橙的小发卡夹到了沐秋的头上,干了坏事自然是要跑的啊。所以趁着沐秋摘发卡时快速地跟他拉开距离。
         可是叶神今天运气好似不大好,一拐弯就被洒水车喷了个正着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哎!”苏沐秋看到后就跑过去,把刚才的小插曲忘了个干净。也是在发觉自己没有穿外套后,出现了一股恼羞成怒的意味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嘶……好冷。”叶修打了个哆嗦,纵使当时年轻,但平时不常锻炼的身子抵抗力还是有点弱,“嗯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……猛地一瞬间,苏沐秋抱住了叶修。洒水车的水只是溅到叶修腰部及腿的位置,所以叶修也没想到,为什么沐秋要抱自己?
        “额……沐秋啊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别说了,你一个人瞎跑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是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不是说冷吗?我抱你一会儿就不冷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其实我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了吗?咱们先回家,别感冒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其实水根本没有溅到我上身啊……
 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  晚上,苏沐秋和叶修(上下铺)聊着天,叶修突然好奇心大发,问道:“沐秋啊,你今天是真的没感觉到我上身没水吗?”(内心戏为:你是真的傻吗?)
         “不是啊。”苏沐秋说。
         “那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我就是想抱抱,不行吗?”……(你帅你说什么都对)